牧言:教會(許淑芬牧師)

教會,是末世的見證人,是上帝給教會的使命。

這三個月,很多基督徒警察受盡屈辱,忍耐再忍耐,感受到被人身攻擊、被公然抹黑、被白眼拒絕;有些教會連講壇也「淪陷」,大講政治!沒有愛,也沒有為他們所視為的「仇敵」禱告,更遑論要推動為他們所討厭的「黑警」傳福音了!教會,是甘心淪為了政治的工具與手段嗎?

筆者不知道為何有些香港人,那麼容易拼棄了法治?!香港本是法治的社會,「犯人」一日未被法官判為有罪,都最多被稱為「疑犯」,直到律師把所有的「罪證」陳明,法官聽裁審團的分析後,才作宣判,由「疑犯」正式成為「犯人」,得到應得的刑罰!不是嗎?現在很多人藉著輿論壓力,「未審先判」,放肆地指責、謾罵,更惡劣的是公然宣告報復,煽動群眾行使「私刑」,這是甚麼法治?筆者質疑口口聲聲說愛民主的,這就是「民主」?這些「民主」,誰願意擁抱?更悲哀的,教會內的信徒也是如此一致,是想逼迫基督徒警察無立足之地,懲罰他們離開教會?教會,不都是蒙恩的罪人嗎?罪人不是因為經歷神藉蒙恩罪人的愛、接納、寬恕,經歷改變嗎?教會,是甘心接受「仇恨」成為教義,選擇性的彼此相愛,成了「神學」嗎?

有人斬釘截鐵地說:「這不是政治,是公義!」真是振振有詞,卻忘了何謂上帝的公義!假若上帝的公義是以憤怒、以指責、以「活該」的態度來「救贖」,敢肯定沒有一個人得救!上帝的公義是如何實踐呢?不是以祂愛子的犧牲來成就救贖,以永遠的愛來建立真道,以愛的生命來見證福音,以本於信以致於信而得享永生麼?教會,要以自己的義彰顯神的義嗎?這樣,不是有如使徒保羅所說,「那十字架討厭的地方就沒有了」麼?教會,若被這個世界的紛亂牽動心靈,被世界的價值信念同化,被信徒多人勝少人的意願為方向,教會到底與任何一個聯誼會或組織,有何分別呢?

筆者堅定相信,教會,是放在主右手中的燈臺,是末世的見證人,不是政治工具,更不是提倡暴力推翻政府的群體,而是引領罪人歸信主的明燈;因此,每個信徒都當履行主所吩咐,成為教會的一份子,在這末世見證主的福音;即或你教會有人丟棄了起初的愛心,或是有撒但的座位,或有隨從外邦人拜偶像的惡行,或無一稱善,或不冷不熱,你,仍然是末世的見證人,罪人要藉著你認識神;因此上帝會親自吸引那些「凡有耳的」人,他們是為主而「聽」,你要勇敢傳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