牧言:警民關係(許淑芬牧師)

當有人指新聞報導給筆者看:「拿!拿!這棍,就是不必要啦!仲唔係濫用武力?!」但當我看著對方的嘴臉,那厭惡、藐視、仇恨的態度,我仍然說,警察欠缺的仍是有效、有力地去執法!

年幼時對警察的記憶,是可畏的;長大後也常聽見較年長的會對幼小的孩子說:「快坐好啦!警察來拉你啦!」小孩就會四處張望,乖乖坐好。當看見這些情境,心裡暗想,警察那有時間管這麼多閒事?但回想,那些年的警察,受廣大巿民尊重,即或敬而遠之,但始終是帶給巿民無形的安全感。

不知何時開始,可能是在和平的日子罷!警察講求的是服務:有求救時會在幾分鐘內到達;廣告的宣傳也是什麼指引迷了路的人,或是在集會或遊行時,要聽警方指示等,都是非常輕鬆、沒壓力的關係;還不時宣傳開放日,警民合照樂融融!

當警察「公僕」的形象越是明顯,很多人對警察的態度越失去尊重,那管自己有沒繳交稅,就算每年繳交了一千幾百或十萬八萬,便認為自己有資格差使「公僕」?其實是把「公僕」的慨念私有化,成了「私僕」!因此,有人因亂過馬路或是開車出錯,被警察指控或抄牌時,便「大聲夾惡」,可能還夾著粗言穢語,非常氣憤,還以為自己言之有理地指罵警察:「咁多時間又唔捉賊?捉我這納稅人?!」

在五年前的「佔中」事件,到今天的「反修例」事件,巿民對警察大失所望,相信是已積累多年的信念,對「公僕」、對「執法者」偏差的期望,落差更大!筆者看已經不能以誰對誰錯來分析,若這是精神或心理障礙的問題,則更是難以一朝一夕糾正!能夠做的,是以行動校正人的偏差,重拾巿民對警察的信心,也重拾警察該有的尊嚴。

從聖經看對執法者的觀念,「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,乃是叫作惡的懼怕。」(羅13:3上) 「因為他是神的用人」(羅13:4) 而執法者當行的,如施洗約翰所教導,「不要以強暴待人,也不要訛詐人,自己有錢糧就當知足。」(約3:14) 意不要貪婪、不要欺壓、不要強暴;正因為執法者要逮捕的,就是暴力者、欺壓者、貪婪者。

有人說暴徒與警察所用的武器不對等?說為何不指責警察用武力?還說年青人是以他們的前途作代價?說話的人還說得振振有詞,真令人心寒!他們真的付上了前途?是的,但不是他們個人的!他們連召開的記者會也像「阿爾蓋達」人士,誰曉得他們是誰?但他們卻押上了所有90後及千禧後的前途!一般人看見年青的面孔,即或沒穿黑衣、沒戴口罩,很多人都聯想他們晚上那些暴徒的樣子,他們小撮人已把那一代年齡的人抹黑了!為何還不醒覺自己的無知與偽善呢?!因此,我們當然支持警察執法,執法者所用的方式當然與暴徒不同,打得大力左或質疑是否需要打這一下那一下,已經不重要,給了警告還不離開,還以為可以「講價」?

筆者仍然認為,今日的亂局,是因為欠有效、有力的執法。執法過程就是起阻嚇作用。但明白執法的難,不是因為能力,乃因為關係!但警察要賺回信心與尊重,就必須讓香港人相信警察可以保護香港,是有效處理暴徒,可能不再是以前那溫和親民的關係,而是在又敬又畏中,建立遠距離卻安心的警民關係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