牧言:走過警總(許淑芬牧師)

這天,隨著同事探望在警總隨時候命的同事們,有不同階級、不同年齡層的,走訪他們,關心他們近況、心情、需要。

走近一組年青人,五、六人圍坐著長抬前,與他們友善的目光相接,跟他們攀談。他們入得機動部隊的,至少有兩三年的服務,是廿六、七歲或不超過卅歲罷!筆者內心有股莫明的激動,他們是多麼的年青!清秀的臉龐,充滿陽光的笑容,炯炯有神的雙目,散發著自信、成熟、有「擔帶」的、有條理的表達,真是非一般的青年!是的,他們正是走在前頭,撐起香港的擎天柱!廿多歲的他們,承擔著守護香港的重責,筆者為免太嚴肅令他們尷尬,但我的內心真的是在向他們致敬!

來到兩位同樣是年青的、有階級的指揮官前,他們非常和善,聲線溫柔卻不拖泥帶水,侃侃而談著他們正面對的壓力,同事們所面對每天15-17小時的工時,別說與家人相處時間,連睡眠的時間也嚴重不足,每天就是返工放工,甚至有些以警總為家,三、四天不能回家也是普遍罷!即或如此,他們沒有怨言,也沒有消極去問「還要到何時?」的無用語句,仿似告訴我這就是他們的天職,或是平順或是動盪的日子,非他們的選擇,而是他們必然面對的本份。

再走過非常安靜的樓層,是同事們的「休息室」。他們可能是兩班交接,又不能回家;或是短暫歇一歇,準備又作工的同事。地方很大,卻滿是不能移動的坐椅,所有平坦的地方,滿滿地一排排的,舖墊了二呎半乘六呎的薄薄墊子,一個個的同事,也整整齊齊地按著所分配的位置,「好好」地睡著;有些可能佔不到墊子的,卻自携了在長途飛機上所用的頸墊,「好端端」地睡在椅上。我環視一周,走了不夠十步,已感到鼻子一酸,忍不住要離開現場!是我的軟弱,同情了他們的苦?!其實不然!他們所要求的,只是一張可平睡的墊子已感滿足!

筆者以這群優秀的年青人為榮,沒有甚麼能力可為他們做的,只求天上的父看顧他們、保護他們,讓我們這群優質的隊伍,能享受自己親自保護的城巿,安定繁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