牧言:戴口罩、變超人?(許淑芬牧師 )

6月9日至今,一個月了,沒完沒了的三步曲,遊行、挑釁、暴力。日間和平示威者遊行散去後,激進與暴力示威者戴著口罩,有默契地繼續聚集、挑釁、衝突。

在口罩下的行動,比五年前的「仇恨與撕裂」運動更熟練了(無論如何那年的運動跟「愛與和平」無關)?還令有些人(包括基督徒),一夜之間性情大變(或這樣說,每個人的底蘊本已內藏,只等機會原形畢露),臉上的仇恨、憤怒,是什麼化學作用?像集體受催眠?像著了魔?總之不講情、不解怨,不管有多年的交情,或多年的共事,甚或多年的共處,執迷自己所見,拒絕相通,成了陌路人?!

可能就如五年前的催淚煙,與上個月的橡膠子彈,震撼著重未遇過暴亂的香港人?很多人堅定地否認有暴徒,即或看著電視或電子新聞,都不相信當時的情勢險峻?甚至上週,全戴口罩的暴徒硬闖立法會,把立法會議事堂砍得稀爛,有人還稱讚那些暴徒飲汽水有付錢?心痛他們是押上前途?甚至有基督教人士把他們與耶穌對比,說他們是潔淨聖殿?人的偏見與傲慢(自以為是)竟如此可悲,不講證據,不按法治,難道有如專家分析「後現代的真理」,是基於「感覺良好」便是真理?還有更荒謬的嗎?!

為何年青人要嚴嚴地戴著口罩?戴著口罩,真的變了超人?可以把自己掩蓋,放任著做自己平常不會做、不敢做的事嗎?戴著口罩,實質是反映內心的怯懦,對法治的恐懼,要藏在黑暗中隱藏身份?戴著口罩,也是對自我的否定,要藏在人群中壯膽?!

為香港戴口罩的年青人禱告,但願上帝幫助他們,勇敢面對自己,坦然面對未來,理性尋找出路!但願上帝開他們心竅,賜他們智慧,領他們成長,不再需要大人們流著淚要保護他們,而是長大成人,能承擔責任!但願上帝激勵他們,抹去他們消極的情緒,協力重建社會回復穩定!但願上帝祝福香港平安、香港人安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