牧言:我所認識的警察(許淑芬牧師)

我在警察團契快20年了,說起來有如昨天。昔日從在教會牧養轉到團契,基於處理教會開分堂的過程,讓我重新整合自己,內心對家庭竟產生歉咎。我相信為教會所作的一切的價值,卻反問對家庭的貢獻?一念之間,彷彿前面有新的路向。上帝奇妙帶領,讓我先擔任了醫院的院牧13個月後,轉在警察團契服侍。

對警察零認識的我,把過去神學院所學的,並教會所累積的經驗,投入並開設小組、約見傾談、家庭探訪,還開辦門徒訓練(青年大使訓練)及各式裝備訓練,專責建立年青的弟兄姊妹。從靈性牧養、成長牧養、婚姻牧養、危機牧養中,與他們建立了互信且深厚的情誼。

20年的日子,我們同度過香港許多沉重的日子,零三年的「沙士」,零五年的「韓農」,一四年的「光明頂」,今日的「六九」;也與他們同度過許多形形色色的困境,信仰生活的建立、性格盲點的輔談、人際關係的解難、試探誘惑的得勝、婚姻危機的重建……我們一起歡笑、一起流淚、一起禱告、一起傳道;我們彼此激勵、彼此提醒、彼此代求;遇有紛爭,學習接納、不改變別人;遇有信仰危機,盡力挽回、不輕易放棄;遇有難題,積極聆聽、不輕率批評。我們近距離接觸,我們遠距離支持,竭力向著團契的目標:有甜蜜的團契生活,有健康的生命見證,有廣傳福音的異象。我們早上同步靈修,晚上同心祈禱,我們合而為一,這是聖經的教導。

過去多年,也或多或少認識未信主的同事,都是我所尊重、所欣賞、所禱告的對象。我所認識的他們,可能基於在警隊的訓練與制度,大部分都非常有禮,包容得體;他們大都是正直、率直的,他們以雙眼視人,從不閃爍,與他們分享開懷,坦誠相對;他們都是愛香港,全心守護香港的,他們在專業上認真,在大是大非的時候,團結一致,令人感動。

在「六九」後這星期,很多人以惡言指責警察,有人還起他們的底,揚言要跟蹤、報復?甚至有人以惡毒之言恐嚇要惡待他們的兒女?!把他們執法的行動視為惡行?不是有大律師已行動,逐格看警察有沒犯錯嗎?我們香港幾時變了內地法,未審先判?我們所擁護的香港法律,不是搜證才判嗎?一日未判一日都是無罪的!大家所爭取的,不是這樣嗎?別把口中所恐懼的「送中法」,自己率先去參與?!誰犯法,就把誰送去法庭,讓法官判決罷!假若警隊同事犯了罪,我同樣會為他們寫求情信。有人指責我好為他們寫求情信?這些不合理的質詢,我只能無奈地一笑置之。但願有人說香港已變成一個標準,就是「雙重標準」,是說笑而矣?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