牧言:克制,也要彼此(許淑芬牧師)

香港無論發生甚麼大小事情,一個電話,無論是迷路或兩車雙撞,夫婦爭執或恐怖襲擊,警察總是第一時間趕到現場。這無疑是他們的本分,但也因為這身份,在執勤的過程中,因立場與位置的不同,有時會引起衝突;那管過去,警隊曾大翻新其形象,給人友善、好幫手、效率高,保護得香港成為世界聞名可安居的城巿;但在執法時,一粒催淚煙驅散人群,便成了眾敵?!傷害了彼此,彼此也受了傷害!

記得有退休的警察同事曾分享,昔日他們與某些示威人士,關係也是不錯的。當有傳媒採訪,示威人士總有一些較激烈的姿態,但鏡頭轉離,彼此拍拍膊、嘻嘻哈便算,從不人身攻擊,因為大家都知道目標為誰,只要動心,做好件事便是了;但今日,不單是動心,也動氣;為要達成某事,眼中冒火、敵視;那管同是香港人,或有共同信仰,都要選擇「敵友分明」、「壁壘有別」?任誰也不想要肢體衝突;克制,不能只敦促一方;克制,也要彼此。

在香港這緊張時刻,筆者對不同立場者的感受都有點共鳴;年青人憤怒的心情,我似乎明白一二;警察同事的無奈心境,也甚共鳴。記得聽過某教會的一位導師,苦口婆心地勸喻年青人:「不要去罷!要知道是難以改變政府的!」她,是好言相勸,卻刺痛年青人的內心罷!再加上年青人一直被指罵,甚麼被人誤導、被利用,他們聽得冒火三丈,明明自己是多麼有獨立思考,怎麼被那些自認的有識之士看扁了?執法人員也常被指罵,是政治工具、被政府利用云云,明明自己是執法人員,有角色與職分,怎麼被人如此辱罵、矮化?那些指罵,都是刀劍,要把人壓下,目的是提升自我比他人所見所知更高嗎?

沒完沒了地爭論立場,只能邁向著沒完沒了的撕裂!曾有不同的人問我,猜想會「點收科」?實在「天曉得」!我勸說我們只能做的,是禱告,再禱告!如何禱告?我曾寫過分別三篇的禱告:為香港求平安,求主賜福保護香港每一個人,並破壞那惡者的詭計!為香港政府禱告,求主賜智慧予在上的,有智慧能力管治香港,取得民心,令香港繼續繁榮穩定!為警隊同事禱告,求主保守他們身心靈健康,剛強勇敢、智勇雙全!願坐著為王的神帶領,願醫治的靈保守人心,願萬事互相效力,成就祂所要成就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