牧言:行萬里路 (許淑芬牧師)

去年已與兩位姊姊約定今年三月,往南歐,前南斯拉夫,今巴爾幹半島走一趟。此次旅程,是休息,也留下對當地過去歷史痕跡的省思,包括一戰二戰及各種內戰,那些曾在書本的知識,化作行萬里路的深刻感受。

走過這巴爾幹半島,正是一二戰時的起始舞台,波斯尼亞的薩拉熱窩、塞爾維亞、阿爾巴尼亞等以戰爭聞名之地,有些地方仍遺留下的子彈痕跡,能想像過程中度日如年的苦。行程中內心對戰爭的納悶與跟上帝的許多傾訴,配合著剛巧靈修思想約伯生命所遇沒法解難的情緒交錯,省思信仰與現實的難分與難解,尤其看著一幢幢的大教堂,是東正教、天主教或伊斯蘭教,說明了宗教與政權那複雜的結合。她們的興衰與更迭,並帶給人民是苦是禍,許多人為此而責難上帝?筆者卻看見上帝之手在人性的黑暗,利用了信仰進行權力、名譽、利益等鬥爭中見證祂的存在。至少, “結束有時” 正是見證祂沒有放棄祝福人類的意旨,祂容讓領袖的狂傲,成了改變苦難宿命並寫下一段段歷史的傳奇,也成了讀戰時歷史者的安慰與盼望。

在飛行的航機上,愛選擇真實歷史改編的故事電影來點綴萬里行的時光,《Dunkirk》、《Unbroken》,都是講述一二戰時的片段,《First Man》、《Queen of Katwe》講述第一個太空人與為改變貧窮命運的感人改編故事,給筆者沿途上的鼓勵,別輕看你所能作的一點力,上帝要使用的,更小也可成為更美。假期後再重拾為主奮鬥的激情,願在這個隨時都會爆發戰爭的年代,作應該作的,讓主見證祂要做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