牧言:這是一個要毀滅國家的訴求(許淑芬牧師)

剛過去的星期五,我們姊妹組系統查考列王紀上第廿章,關乎亞哈王的生平。話說當時亞蘭王便哈達「無端端」(可能是上一朝王巴沙跟以色列結下的樑子)率領全軍,向以色列王亞哈「訴求」,要取走他家的金銀及妻子兒女!亞哈害怕,全都答應了,甘願作其附庸國!但便哈達壓根兒根本不單是想要這些,便多加一項,嚴嚴地說要遣臣僕「搜查」,要把亞哈「喜愛」的所有都拿去。一向庸碌無能的亞哈,也聽懂了這是一個要徹底毀滅且羞辱國家的「訴求」,便堅定不能答應,惹怒了便哈達,揚言其軍兵只要每人捧一把土,便可完全毀滅北國!亞哈竟有「吉士」地回應:「才頂盔貫甲的,休要像摘盔卸甲的誇口」,意思是還未決戰,仍不知鹿死誰手!結果,神差遣先知鼓勵亞哈,要他親領只有232名的少年兵,足以抵擋32隊至少十萬步兵的敵軍。

當亞哈意識到敵人的要求是沒法滿足的時候,他只能「不聽從」、「不應允」,背水一戰,因這不是個人的榮辱,而是國家的生死存亡。筆者感觸於查考這段經文,與面對香港社會此刻因《反修例》的混亂相仿。這三個月的示威活動,已演變成天天於香港十八區「流水式」的示威,然後總有叛亂!這些叛亂,已經不單純地與警方對峙,對民生的影響已經「無處不在」了!每逢入黑,人人自危,膽戰自己區有否受牽連,食肆長龍不再,舖頭提早休業,人們急步回家;而國際間對香港已評為暴亂的城巿,旅遊業的蕭條引致的零售業、酒店業、航空業等的問題陸續浮現;結業、失業潮已經開始了,小巿民又恐懼又悲憤,那不安、焦慮所產生的憤怒與暴力,一兩宗的警號,把香港推進前所未有的混沌裡!

筆者從上帝主動幫助軟弱無助的亞哈身上,看見了盼望!上帝幫助他,不因為他的「屬靈」,他不單沒敬畏神,還亂拜偶像;也不因為他的「勇敢」,他根本就是個膽小又懦弱的人;更不因為他的「順服」,他所做的一切全是「迫不得以」;但上帝顯出其大能,是要讓對岸的敵人看見祂是神,敗壞他們的計謀,懲罰他們的驕傲,使他們敗退,自食其果。但願上帝顧念香港!她,並不屬靈,香港很多人的心不聖潔,口也常出污言!她,並不勇敢,連面目也不敢正視人!她,更不順服,還驕傲、反叛、欺壓別人!我們仍然求主憐憫,那管祢要還原一切,讓香港由國際城巿變回小小漁港,擁有的大額外匯或被大噩吞噬,樓宇迅間變回一百萬元有交易,物流再難川流,人才往「外闖」或往「內進」……,總要讓香港歸回平靜!不再憂慮被美英騎劫,不用擔心讓紅土臨城,在漁港重新開始,自由生活,這可能是這世代人的企望!這又何妨呢?部份香港人所做的一切,都是要所有香港人承受!只要是上帝心意,我仍要默然倚靠、耐性等候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