牧言:學習感恩(許淑芬牧師)

August 29, 2019 Enoch Office 0

要學習,因為並不是先天所擁有的能力,更不是因為自己去主動渴慕的行動,甚至是有違個人所見所聞;學習,因為是主的吩咐,是與我有益、關乎生命能力的操練。 感謝主!讓我在紛亂世代中,認識何謂真正的信仰。真正的信仰必定不能與祢愛的真理相背,不能與謊言並肩,更不能只有嘴唇敬虔、行為卻偏行己路。 感謝主!讓我看見祢的信實,即或感受何謂「憂傷的靈」,心有如被撕裂!但祢容許,撒但為要得著屬祢的人,來勢洶洶地像篩麥子般,誰被篩?誰留下?真是一場火煉的試驗! 感謝主!讓我看見福音的門總是敞開的,從未如此認識同事,從未想到讓他們認識團契,從未能這樣分享信仰!即或有如士每拿教會要受苦十天,似是度日如年,卻體會有祢同在,剛強勇敢! 感謝主!讓我蒙召與警察同行,他們所見的與一般人所見的是如此懸殊,他們被孤立、受屈辱、甚至被別有用心的人剷除,但他們堅決執法、堅持使命、堅強不屈、堅忍無悔,因他們是香港的守護者,求祢保護他們及他們所惦念的家人! 我們耐性等候祢!等候物極必反,等候巴別喧嘩的止息,等候惡人如糠秕、愚妄人自食苦果、愚蒙人靈明、愚昧人頓悟!我們等候為困苦人伸冤,為窮乏人辨屈的神!

牧言:《任務就是任務》(馬耀文傳道)

August 26, 2019 Enoch Office 0

今天晚上是學院團契的佈道會,可能受著現今環境影響,預備今次的佈道會心中感受跟過往不同,尤其是當看著週六週日的電視新聞,再加上佈道會人手看似未能足夠應付,有一絲半刻實在猶疑,是否應把學院佈道會延期。猶幸這種情緒,郤讓耀文常常心中為著佈道會禱告,感謝主,上帝總會在適應的時候有祂的鼓勵,默禱過程中不期然地浮現這句說話《任務就是任務》,簡單不過的六個字,亦是一個簡單不過的事實。 當我們打開聖經,不難發現過去多少日子,基督徒也是在逆境中打拼。 耶穌提醒,我們是鹽。量不需要很多,能恰到好處地發揮功效便夠。 故此 今天面對怎樣的環境,不重要; 今天面對怎樣的人手,不重要; 今天面對多少的學員,不重要; 最重要的,是整個事工上,我們有否盡力擺上(這擺上包含了實際行動和禱告)。 亦因此 若情況許可,邀請您今晚一同在福音戰場打拼; 若未能出席,也邀請您以禱告守著這場戰事。 同心為福音努力,打美好的仗。 『但神怎樣驗中了我們,把福音託付我們,我們就照樣講,不是要討人喜歡,乃是要討那察驗我們心的神喜歡。』(帖撒羅尼迦前書二章4節) 主僕 – 耀文 註 2019年第四次學院佈道會於8月26日晚上19:00於新教學大樓一樓演講廳舉行

牧言:這是一個要毀滅國家的訴求(許淑芬牧師)

August 24, 2019 Enoch Office 0

剛過去的星期五,我們姊妹組系統查考列王紀上第廿章,關乎亞哈王的生平。話說當時亞蘭王便哈達「無端端」(可能是上一朝王巴沙跟以色列結下的樑子)率領全軍,向以色列王亞哈「訴求」,要取走他家的金銀及妻子兒女!亞哈害怕,全都答應了,甘願作其附庸國!但便哈達壓根兒根本不單是想要這些,便多加一項,嚴嚴地說要遣臣僕「搜查」,要把亞哈「喜愛」的所有都拿去。一向庸碌無能的亞哈,也聽懂了這是一個要徹底毀滅且羞辱國家的「訴求」,便堅定不能答應,惹怒了便哈達,揚言其軍兵只要每人捧一把土,便可完全毀滅北國!亞哈竟有「吉士」地回應:「才頂盔貫甲的,休要像摘盔卸甲的誇口」,意思是還未決戰,仍不知鹿死誰手!結果,神差遣先知鼓勵亞哈,要他親領只有232名的少年兵,足以抵擋32隊至少十萬步兵的敵軍。 當亞哈意識到敵人的要求是沒法滿足的時候,他只能「不聽從」、「不應允」,背水一戰,因這不是個人的榮辱,而是國家的生死存亡。筆者感觸於查考這段經文,與面對香港社會此刻因《反修例》的混亂相仿。這三個月的示威活動,已演變成天天於香港十八區「流水式」的示威,然後總有叛亂!這些叛亂,已經不單純地與警方對峙,對民生的影響已經「無處不在」了!每逢入黑,人人自危,膽戰自己區有否受牽連,食肆長龍不再,舖頭提早休業,人們急步回家;而國際間對香港已評為暴亂的城巿,旅遊業的蕭條引致的零售業、酒店業、航空業等的問題陸續浮現;結業、失業潮已經開始了,小巿民又恐懼又悲憤,那不安、焦慮所產生的憤怒與暴力,一兩宗的警號,把香港推進前所未有的混沌裡! 筆者從上帝主動幫助軟弱無助的亞哈身上,看見了盼望!上帝幫助他,不因為他的「屬靈」,他不單沒敬畏神,還亂拜偶像;也不因為他的「勇敢」,他根本就是個膽小又懦弱的人;更不因為他的「順服」,他所做的一切全是「迫不得以」;但上帝顯出其大能,是要讓對岸的敵人看見祂是神,敗壞他們的計謀,懲罰他們的驕傲,使他們敗退,自食其果。但願上帝顧念香港!她,並不屬靈,香港很多人的心不聖潔,口也常出污言!她,並不勇敢,連面目也不敢正視人!她,更不順服,還驕傲、反叛、欺壓別人!我們仍然求主憐憫,那管祢要還原一切,讓香港由國際城巿變回小小漁港,擁有的大額外匯或被大噩吞噬,樓宇迅間變回一百萬元有交易,物流再難川流,人才往「外闖」或往「內進」……,總要讓香港歸回平靜!不再憂慮被美英騎劫,不用擔心讓紅土臨城,在漁港重新開始,自由生活,這可能是這世代人的企望!這又何妨呢?部份香港人所做的一切,都是要所有香港人承受!只要是上帝心意,我仍要默然倚靠、耐性等候神!

牧言:求神蹟(許淑芬牧師)

August 19, 2019 Enoch Office 0

已經第六個星期了,每星期打幾場「仗」,天天求神蹟,不是妄求,是迫切的需求! 由「和理非」(和平理性非暴力)到「和理都非」(和平理性都不是),最受壓力的,仍然是前線的警務人員。那些網上平台,言論無限自由,除了是顛倒是非,惡意抹黑警隊,還可以繪形繪聲地把仇恨、攻擊、毒害,隨便亂說,真的毫無監管嗎?若真逃得過法律,那良心真的是如同沒有牆垣嗎?! 有人還可以埋沒良心說警隊濫暴?若他們真是濫暴,為何他們天天要捱罵,被惡意批評攻擊,受著恐嚇惡意的逼迫?一星期又一星期的在前方挺著,卻擔心後方的家人安危?警察若真有無敵權勢,又何必如此委屈呢?七十多天了,若不是警察的堅持,香港會變成怎樣?至今還未有人命損傷,很同意那位澳洲的商人所言:「你們要多謝香港警察!」縱然有人不同意,但請用國際視野,看看其他國家,如何面對類似暴徒的行為罷! 為何仍有很多人支持暴力,仍有很多人盲目罵警?難道如他們所願,香港警察都辭職了,他們就可以天下太平,安心於他們所期待的政治?別儍了!基本上香港已沒什麼優勢,只是有人利用香港攻擊我們國家,這時代是另類的戰爭!回歸中國既是事實,嘗試了解中國,可能減輕自憐如孤兒的生活。 願上帝每天賜下恩惠,以神蹟改變香港人的心,勇敢面對自己的國家!願上帝祝福中國,祝福香港人,迎接新時代的挑戰!

牧言:香港的未來會是如何?(許淑芬牧師)

August 16, 2019 Enoch Office 0

當「網絡」成了大台,人人都可以成為有影響力的領袖,把自我完全實現,這是馬斯勞(Abraham Harold Maslow, 1908-1970)於上一世紀五、六十年代,所倡議達高峰的「需求層次」(Maslow’s Hierarchy of Needs);人的內在動機既完全被推動了,每個人都找到自我,並各按各職,實在是極「偉大」、不得了的大事!卻令人震驚、戰兢! 香港這三個月民間《反修例》的訴求運動,筆者固然相信有幕後勢力參與,但若不是夾雜了「天時地利」,所有的巧合湊在一起:政府弱勢、民間積怨,然後興波作浪者隱藏在「網絡大台」背後,從中配合,只需數十或數百人,便能組織運作,動員千萬! 筆者大都從網絡接收資訊,看見年青人的心聲,實在令人「感動」。他們全然投入此運動,緊握著同一的訴求,堅持著崇高的信念,結連著不識的同伴;他們感到互相尊重又不失自我,同一目標又可自由表達,並肩抗爭即或全不相識……。這幅圖畫的確很美,是人生難尋的「盛事」,是生於此世代獨有的經驗,相信將會成為參與者一生「難忘」的片段!即或片段內裡或背後多少真假,感覺的真實,實難以取代! 筆者這篇分享,不以道德判斷對與錯,只是有感於在這大時代的年青人,原來是可以如此「團結」,對「長於斯」的熱愛,對自我存在的「發揮」。但願每個年青人都能靜下來再思,假如你是特首,你帶領的香港,未來會是如何?

聲明:沒有向任何聯署簽署

August 14, 2019 Enoch Office 0

本人嚴正聲明,沒有向任何聯署簽署任何聲明!所見到的名字,是被加上,本人深表憤怒與遺憾! 請有關人士及基督日報澄清有關事件! 許淑芬牧師謹啟

牧言:《詩篇23篇》(馬耀文傳道)

August 12, 2019 Enoch Office 0

這兩個月,持續的社會運動,令人心很痛。 人與人之間關係的撕裂很早已經開始,但越演越烈的社會運動,對立雙方已經由挑釁、謾罵,發展到今天激烈衝突,雙方也有身體受到傷害的地步,面對如此慘不忍睹的場面,實在令人感到心碎和憤怒。 看到晚上的新聞報導,同事們受傷、示威人士受傷、無辜者受傷,一幕幕片段在腦內縈迴,令人整夜鬱悶,唯有心中以默默禱告去對抗這負面情緒。過程中想起詩篇23篇,在短短6節的經文中,看到主與大衛關係的互動,就在這個互動的關係之下,大衛得到安歇滿足,一無所缺,整個意境就只有主與大衛,沒有別的。但大衛跟你我一樣,不是經歷凡事順利,處處得意,順風順水。大衛也經歷一些不堪回首,煎熬難當的日子,但還是深情的愛著上帝,相信祂的帶領。 這風雨飄搖的日子,我們都不知道要維持多久。但既然神坐著為王,容讓這事在我們的家我們的香港發生,相信總有主的意思在其中。那麼此刻就讓我們的生命,不再活出《幸福音》(註1),反而要活出《真福音》,向這世代宣告,順風順水也好,風大雨大也好,只要生命時刻有主,就是最好。 耀文願以諾家每一位家人,在這日子,也能像大衛一樣,向我們的主表達我們的心志。《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,也不怕遭害,因為你與我同在。》 彼此互勉 主僕 – 耀文 註1 幸福音 – 諷刺別人在傳福音的內容只偏重上帝的恩典。例:信耶穌,我們便可以舒舒服服過地上的日子,上帝會保守全家幸福,決志後,上帝會有很多很多的恩典和賜福……

牧言:香港人,醒下啦!(許淑芬牧師)

August 11, 2019 Enoch Office 0

是香港人太天真嗎?還有人傷心地說:「不是所有人都是暴亂者,睇清楚啦!」醒下啦!如今香港已進入內亂,背後的陰謀者已暗笑,香港的情況已不需要他們出手,自亂了!並隱藏在、列在廿多個國家裡,提醒國民別到香港,已宣佈香港內亂了! 香港人還看不見每當暴徒揚言到某處,某處已提早自行「戒嚴」,變了「死城」嗎?見過旺角女人街的下午過後沒有人流的「奇景」嗎?!元朗只風聞有「殺氣」,該是人流最旺之時,已收舖自保了!還有大埔、荃灣……十八區中,梗有已身受其害了罷?! 現在晚上坐地鐵,好「鬆動」,任揀位坐!乘巴士,路路暢通,話咁快就到!截的士趕歸家,是平生最「豪」的!有人感到好罷?!達到了「影響民生」的目的?試問誰是嬴家?現在還有人鼓勵年青人抗爭嗎?仍有人認為他們「偉大」嗎?已經沒有人可置身事外,香港人要齊齊「埋單」了! 從第一天有人問「點收科」?相信只有「天曉得」!各自祈求天上的神罷!求主憐憫香港的虛弱,受不了了!求主仍祝福香港,喚醒香港人放下紛爭,團結一起,重建香港!

牧言:警民關係(許淑芬牧師)

August 10, 2019 Enoch Office 0

當有人指新聞報導給筆者看:「拿!拿!這棍,就是不必要啦!仲唔係濫用武力?!」但當我看著對方的嘴臉,那厭惡、藐視、仇恨的態度,我仍然說,警察欠缺的仍是有效、有力地去執法! 年幼時對警察的記憶,是可畏的;長大後也常聽見較年長的會對幼小的孩子說:「快坐好啦!警察來拉你啦!」小孩就會四處張望,乖乖坐好。當看見這些情境,心裡暗想,警察那有時間管這麼多閒事?但回想,那些年的警察,受廣大巿民尊重,即或敬而遠之,但始終是帶給巿民無形的安全感。 不知何時開始,可能是在和平的日子罷!警察講求的是服務:有求救時會在幾分鐘內到達;廣告的宣傳也是什麼指引迷了路的人,或是在集會或遊行時,要聽警方指示等,都是非常輕鬆、沒壓力的關係;還不時宣傳開放日,警民合照樂融融! 當警察「公僕」的形象越是明顯,很多人對警察的態度越失去尊重,那管自己有沒繳交稅,就算每年繳交了一千幾百或十萬八萬,便認為自己有資格差使「公僕」?其實是把「公僕」的慨念私有化,成了「私僕」!因此,有人因亂過馬路或是開車出錯,被警察指控或抄牌時,便「大聲夾惡」,可能還夾著粗言穢語,非常氣憤,還以為自己言之有理地指罵警察:「咁多時間又唔捉賊?捉我這納稅人?!」 在五年前的「佔中」事件,到今天的「反修例」事件,巿民對警察大失所望,相信是已積累多年的信念,對「公僕」、對「執法者」偏差的期望,落差更大!筆者看已經不能以誰對誰錯來分析,若這是精神或心理障礙的問題,則更是難以一朝一夕糾正!能夠做的,是以行動校正人的偏差,重拾巿民對警察的信心,也重拾警察該有的尊嚴。 從聖經看對執法者的觀念,「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,乃是叫作惡的懼怕。」(羅13:3上) 「因為他是神的用人」(羅13:4) 而執法者當行的,如施洗約翰所教導,「不要以強暴待人,也不要訛詐人,自己有錢糧就當知足。」(約3:14) 意不要貪婪、不要欺壓、不要強暴;正因為執法者要逮捕的,就是暴力者、欺壓者、貪婪者。 有人說暴徒與警察所用的武器不對等?說為何不指責警察用武力?還說年青人是以他們的前途作代價?說話的人還說得振振有詞,真令人心寒!他們真的付上了前途?是的,但不是他們個人的!他們連召開的記者會也像「阿爾蓋達」人士,誰曉得他們是誰?但他們卻押上了所有90後及千禧後的前途!一般人看見年青的面孔,即或沒穿黑衣、沒戴口罩,很多人都聯想他們晚上那些暴徒的樣子,他們小撮人已把那一代年齡的人抹黑了!為何還不醒覺自己的無知與偽善呢?!因此,我們當然支持警察執法,執法者所用的方式當然與暴徒不同,打得大力左或質疑是否需要打這一下那一下,已經不重要,給了警告還不離開,還以為可以「講價」? 筆者仍然認為,今日的亂局,是因為欠有效、有力的執法。執法過程就是起阻嚇作用。但明白執法的難,不是因為能力,乃因為關係!但警察要賺回信心與尊重,就必須讓香港人相信警察可以保護香港,是有效處理暴徒,可能不再是以前那溫和親民的關係,而是在又敬又畏中,建立遠距離卻安心的警民關係!

牧言:走過警總(許淑芬牧師)

August 9, 2019 Enoch Office 0

這天,隨著同事探望在警總隨時候命的同事們,有不同階級、不同年齡層的,走訪他們,關心他們近況、心情、需要。 走近一組年青人,五、六人圍坐著長抬前,與他們友善的目光相接,跟他們攀談。他們入得機動部隊的,至少有兩三年的服務,是廿六、七歲或不超過卅歲罷!筆者內心有股莫明的激動,他們是多麼的年青!清秀的臉龐,充滿陽光的笑容,炯炯有神的雙目,散發著自信、成熟、有「擔帶」的、有條理的表達,真是非一般的青年!是的,他們正是走在前頭,撐起香港的擎天柱!廿多歲的他們,承擔著守護香港的重責,筆者為免太嚴肅令他們尷尬,但我的內心真的是在向他們致敬! 來到兩位同樣是年青的、有階級的指揮官前,他們非常和善,聲線溫柔卻不拖泥帶水,侃侃而談著他們正面對的壓力,同事們所面對每天15-17小時的工時,別說與家人相處時間,連睡眠的時間也嚴重不足,每天就是返工放工,甚至有些以警總為家,三、四天不能回家也是普遍罷!即或如此,他們沒有怨言,也沒有消極去問「還要到何時?」的無用語句,仿似告訴我這就是他們的天職,或是平順或是動盪的日子,非他們的選擇,而是他們必然面對的本份。 再走過非常安靜的樓層,是同事們的「休息室」。他們可能是兩班交接,又不能回家;或是短暫歇一歇,準備又作工的同事。地方很大,卻滿是不能移動的坐椅,所有平坦的地方,滿滿地一排排的,舖墊了二呎半乘六呎的薄薄墊子,一個個的同事,也整整齊齊地按著所分配的位置,「好好」地睡著;有些可能佔不到墊子的,卻自携了在長途飛機上所用的頸墊,「好端端」地睡在椅上。我環視一周,走了不夠十步,已感到鼻子一酸,忍不住要離開現場!是我的軟弱,同情了他們的苦?!其實不然!他們所要求的,只是一張可平睡的墊子已感滿足! 筆者以這群優秀的年青人為榮,沒有甚麼能力可為他們做的,只求天上的父看顧他們、保護他們,讓我們這群優質的隊伍,能享受自己親自保護的城巿,安定繁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