牧言:為何拒成立獨委會?(許淑芬牧師)

有人問我:「為何警察如此害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?」(當然對方的語氣不是那麼溫和)我不需要詢問警察們,以「common sense 」去了解(並非諷刺別人沒有common sense ),我看他們不是害怕,而是憤怒!所謂「路人皆知」的司馬昭之心,怎不怒火呢?!

試問,要成立所謂的「獨委會」,誰會擔任召集人及成員?他們是否要知悉所有的核心行動、部署、戰術及各樣的安排呢?是否要知道行動中所要用的裝備?誰負責?有那些成員?別說這些高度「Confidential」的機密,他們的目的,也不同樣是要拿出誰與誰,然後「欲加之罪,何患無辭」?!筆者絕對反對任何暴力,眼見暴力處處,我支持警察執法,令香港回歸秩序。警察是否「過份武力」,是應該由專業人士,或國際間執法的標準來評核,而不是以到處搗亂來作申訴。

我無意跟誰爭辯,每個人都當尊重及保障別人的生命及自由,但反問,為何要把警察推往不安全的位置?為何要他們承擔正常執法後那被「算賬」的心理壓力,影響他們及家人產生不必要的焦慮呢?吸引警察投考立志委身服務香港的,不正是「正直、誠實、公正……」的價值信念嗎?難道會是整天被罵「黑警」,執法後會被「秋後算賬」,家人會被「起底」作招徠麼?試想,在元朗那夜,被批評沒有警察的兩小時(筆者重申,絕不相信警察會故意延遲,卻逐漸看清背後有惡意做成的因由,令真巿民受傷,而借機挑起更大的仇警情緒!)被形容為「煉獄」,那「黑夜」何等可怕!假若有一天如惡者所謀,再沒有人敢擔當警察職位,香港會變成怎樣?你真的期望是這樣嗎?!

我不是警察,也看不清政治,我是牧者,持著上帝給我的呼召,認真執行祂的兩個命令:彼此相愛與大使命!仇敵魔鬼已成功進駐很多人的心,包括基督徒的心靈,否定這是「政治」,而是「公義」,全情投入於持著「正義」卻使關係不斷撕裂又撕裂,難以實踐相愛的命令!對大使命,愛人靈魂的心(甚至有人漠視警隊還有十分九人未認識福音,也需要福音!)已沒心參與,把所有的精力投入沒法抽離,也沒法分辨孰是孰非的「真相」裡!

很痛心!很可悲!只能跪下來求告在天上的神,求上帝憐憫香港、保護香港!憐憫香港人、拯救我們!